乔·拜登,新罕布什尔州,政治,美联社,佛罗里达,南卡罗来纳州

ly123bk

时间 2024年1月28日 预览 207

转载: 原创 2024-01-24 19:27·中国新闻周刊

当地时间1月23日,多家美国媒体预测,特朗普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共和党初选中胜出。

这场胜利,进一步巩固了特朗普作为共和党潜在总统候选人的地位。历史上,接连拿下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两州初选的共和党人,从来没有失去过党内提名。

“这场竞选已经结束!”当晚,特朗普的团队在给支持者的筹款短信中写道。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也向党内仅存的挑战者、前驻联合国大使黑利发出呼吁,“是时候退出了。”

新罕布什尔被认为是黑利最有可能扳倒特朗普的地方。这一失利引发了人们对黑利还能坚持多久的疑问。

“这场竞赛远未结束,”黑利及其团队表示,要将竞选活动推进至3月5日的“超级星期二”,届时将有16个州和地区同时进行共和党初选投票。接下来的一场共和党初选,将于2月24日在黑利的家乡南卡罗来纳州举行。据民调网站《538》的最新预测,特朗普在该州的领先优势超过37个百分点。

拜登表示,新罕布什尔州的初选结果清楚地表明,今年的大选将是他与老对手特朗普的对决。1月23日早些时候,他以自荐候选人的身份赢得了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初选。

1月22日,特朗普在美国新罕布什尔州参加竞选活动。图/视觉中国

两个人的战场

在新罕布什尔州开出约30%的选票后,美联社做出了特朗普胜选的预测。当时特朗普领先黑利约8个百分点。这是美联社第二次迅速做出特朗普胜选的结论。

一周前在艾奥瓦州,党团会议开始仅31分钟,美联社就宣布特朗普以历史最大优势获胜。根据开票结果,特朗普获得了51%的选票,领先排名第二的德桑蒂斯30个百分点。相比2016年,特朗普在共和党各选民群体中的支持度都有所上升。

在2022年中期选举中,共和党表现不及预期,数名获得特朗普背书的候选人表现不佳。而德桑蒂斯则以压倒性优势连任佛罗里达州州长,这也让他一度成为共和党内最热门、最有希望替代特朗普的人选。不过去年宣布参选后不久,德桑蒂斯的民调和财务就陷入困境,他的团队和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不得不放弃与特朗普在全国展开竞争的策略,将财力和人力集中在艾奥瓦州。

艾奥瓦是一个人口不到300万的中西部小州,在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只有40个席位,相对于获得总统候选人提名所需的1215票来说微不足道。然而,这里的结果往往会对选举格局产生戏剧性的影响。

美国德雷克大学政治学教授丹尼斯·戈德福德表示,艾奥瓦党团会议实际是一场“预期之争”,如果候选人在这里有超出政治精英和媒体预期的表现,就能获得强劲的势头。

在1976年,民调最初并不看好后来成为总统的卡特。但他在艾奥瓦初选以黑马姿态杀出后,引发了大量的正面媒体报道,筹款能力和民调随之大幅提升,最终赢得了提名和大选。而卡特之所以能在艾奥瓦逆风翻盘,要归功于他前期在该州的投入,当时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在艾奥瓦走基层。此后几十年里,许多谋求破局的弱势候选人仿效卡特,以“零售政治”的方式在该州拉票。实践证明,艾奥瓦的选民愿意奖励那些来到学校、餐厅和酒吧,亲自和他们对谈的候选人。

如果德桑蒂斯能在共和党的第一场初选中证明特朗普不是无法战胜的,他就有了重振选情、东山再起的机会。过去一年,德桑蒂斯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到全州93.5万户人家门前拜票;他本人也走遍了艾奥瓦99个县,并获得州长和福音派领袖的背书。相比之下,特朗普极少亲自造访艾奥瓦。他只访问了9个县,举办过25场大型活动,最后一周还因为天气太冷取消了一些集会。

为什么德桑蒂斯在艾奥瓦州的竞选策略未能收效?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是德桑蒂斯缺乏个人魅力,“零售政治”非但没有为他加分,反倒放大了其言辞笨拙、表情管理糟糕的缺点。“德桑蒂斯有一个令人不安的习惯,就是说话时会舔嘴唇。而且他的笑意始终无法达到眼底,眼睛里似乎充满了恐惧。”美国《大西洋周刊》记者就表示,在这个选举周期中,很难找到一个既欣赏德桑蒂斯的政策又喜欢他本人的选民。

德桑蒂斯的失败还有一个更根本的解释,即他误读了共和党选民的需求,把所有筹码都押注在推动一连串保守主义政策、打击“觉醒运动”上。在艾奥瓦党团会议召开前的最后一次电视辩论中,德桑蒂斯批评缺席辩论的特朗普在堕胎、LGBTQ权利等问题上不够保守,还指责其政策执行力差,没能驱逐更多非法移民,修建足够长的边境墙。

美国Vox网站分析指出,德桑蒂斯的选举定位是比特朗普更保守、更务实,但大多数共和党选民没有那么极端的意识形态。此外,德桑蒂斯错误地认为,特朗普主义可以与特朗普分开,自我标榜是“能干的特朗普”,但在选民看来,他不过是一个“假冒伪劣的特朗普”。“既然人们可以选择正品,为何要选一个冒牌货?”

民调显示,德桑蒂斯的全国支持率几个月来一直在下降,他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支持率长期只有个位数。在艾奥瓦惨淡收场后,德桑蒂斯的竞选活动名存实亡。6天后,他宣布退出竞选,支持特朗普。

德桑蒂斯退场后,新罕布什尔变成特朗普与黑利两个人的战场。

在全国民调中,特朗普已经巩固了三分之二的共和党选民。一些选举专家预测,由于新罕布什尔州共和党选民结构在党内比较特殊,这里可能是特朗普在初选中竞争最激烈的州份。

新罕布什尔州拥有大量受过大学教育的居民,而这一群体几十年来一直在逃离共和党。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现在共和党吸收了很多低收入、没有大学文凭的选民。鉴于每10个选民中,有超过6人没有大学文凭,这对共和党未来赢得选举是积极因素。与此同时,民主党则吸收了更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对新罕布什尔州2020年大选数据的研究指出,该州有21%的选民是拥有大学学位的无党派人士,这一比例高过美国大多数州份。对黑利来说,这是一片沃土。尽管在全国范围内,受过高等教育的选民支持特朗普的可能性仍然高于黑利,但最近在新罕布什尔,黑利在这一选民群体中的支持率与特朗普不相上下。

自去年12月以来,黑利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支持率几乎翻了一番。这一势头意味着,她有能力分走该州22个代表席位中的一大部分,甚至完全超越特朗普。据美媒《538》的民调平均值,黑利在新罕布什尔州的支持率为37%,落后特朗普约14个百分点。

如果黑利能够在新罕布什尔取得超出预期的胜利,这将是她赢得共和党提名的一个好兆头。最近五位当选的共和党总统中,有四位赢得了新罕布什尔的初选。只有小布什是个例外,他在2000年的新罕布什尔州初选中输给了已故参议员麦凯恩。

但德桑蒂斯的退选增加了黑利在新罕布什尔的竞选难度。许多德桑蒂斯的选民在民调中表示,特朗普将是他们的第二选择。

首站艾奥瓦的初选结果出炉后,一些选举专家指出,特朗普距离锁定提名,只差一场胜利。历史上,只要在最早举行初选和党团会议的艾奥瓦、新罕布什尔和南卡罗来纳州拿下其中两州的共和党人,从来没有失去过党内提名。

当地时间1月23日,据美联社报道,在开出八成选票后,特朗普的得票率为54.8%,黑利的得票率为43.5%。

“她必须赢,但她输得很惨。”当晚,特朗普在发表胜利演说时对黑利发出嘲讽,称她是一个表现“非常糟糕”却“宣称胜利”的“冒牌货”。

这与八天前特朗普在艾奥瓦初选之夜的讲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当时他称赞对手们是“非常聪明的人,非常有能力的人”,并且预言共和党人很快会“团结起来”。

看起来,对于黑利仍未退出共和党初选,特朗普感到相当恼火。

“胜似现任总统”

白天出庭,晚上竞选,官司缠身的特朗普在大选季面临两线作战。

初选开始的第一周,特朗普已经两次返回纽约,听取作家卡罗尔诉其诽谤的案件审理。去年5月,法庭一审判决认定特朗普曾对卡罗尔实施性暴力和诽谤。在本次诽谤诉讼中,陪审团仅需决定赔偿损害问题。卡罗尔的律师向特朗普要求至少1000万美元的赔偿。

在卡罗尔出庭作证时,特朗普在陪审团耳边抱怨此案是“猎巫行动”和“骗局”。这促使法官卡普兰对他进行了训诫,并警告要将他赶出法庭。

“乐意至极”,特朗普说道。

“我知道你乐在其中。在这种场合你显然无法控制自己。”卡普兰回应说。

这桩法庭闹剧后来成为特朗普在社交媒体和竞选集会上宣传自己受“政治迫害”的素材。他向支持者表示,自己本该在新罕布什尔州,但“不得不在联邦法院与一位憎恨特朗普的激进左派法官浪费时间”。

特朗普的前白宫律师科布向媒体指出,这位前总统是自愿出席民事案庭审,“他只是为了作秀和免费宣传。”。

从许多维度看,特朗普都是一个十分特殊的总统参选人。

民主党人希望,特朗普背负的91项刑事指控可以提醒选民,他曾经带来多少混乱。但现实是,特朗普越是拿自己的法律问题做文章,就可能有越多的共和党人回到他身边。近期《华盛顿邮报》的一项民调显示,认为特朗普应为国会山骚乱事件负责的共和党人比起2021年已经少了很多。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这件事应该翻篇了。艾奥瓦党团会议的入口民调显示,有64%的共和党选民认为,即使特朗普被判有罪,他仍然适合担任总统。

一些在任总统在竞选连任时,会采用“玫瑰园战略”,即利用在白宫举行的各种活动宣传自己的政绩,而非在全国各地举行竞选活动。特朗普则把出庭当作一种竞选策略,塑造自己受政治迫害的形象。

去年8月,共和党候选人举行了第一次辩论。当时主持人问,如果特朗普被判有罪,他们还会不会支持他成为提名人。除了前任阿肯色州州长哈钦森和前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两名边缘候选人,所有人都表示会支持。

特朗普没有出席这次辩论。事实上,他迄今没有参加过任何一场2024大选的党内辩论,只是坐在远处看其他参选人相互厮杀。

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伊莱恩·卡马克指出,一般是在任总统有主导选情、跳过辩论的能力,但特朗普作为前总统也这么做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美国政治学教授林恩·瓦夫里克则指出,反其道而行之,是特朗普获取关注的一种方式,“如果特朗普去参加辩论,看起来和挑战者就一样了”。

从党内支持度来看,此前也没有任何非现任总统候选人可以与特朗普匹敌。据美国民调网站538的统计,截至艾奥瓦党团会议前一天,有185位政界人士支持特朗普,包括9名州长、24名参议员和116名美国众议员。今年1月,众议院多数党领袖斯卡利斯、众议院多数党党鞭埃默都纷纷表态支持特朗普,而德桑蒂斯和黑利分别只获得了22名党内人士背书。

八年前特朗普第一次竞选总统时,遭到党内建制派的全力抵制。一直到他拿下三个州份的初选后,才首次获得现任议员、众议员或州长的支持。八年过去,特朗普已经彻底地改造了共和党,要么是用特朗普式的新人取代共和党守旧派,要么是说服曾经反对他的建制派支持他。在引起一系列政治动荡后,共和党建制派没有与特朗普做切割。相反,他们拥抱了特朗普。

特朗普在各州的共和党盟友已经通过修改提名竞赛的规则,为他创造了有利的选举条件。在内华达州,该州共和党主席麦克唐纳颁布了一项特别不利于德桑蒂斯的新规则,实际上阻止了后者非常依赖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参与党团会议。加利福尼亚州的共和党人则更改了代表席位的分配方式,让得票过半的人直接取得该州的全数党代表支持。这种“赢者通吃”的分配方式,让特朗普具备更明显的优势。

以上种种,让特朗普成为“不是现任总统,胜似现任总统”的候选人。虽然他尚未锁定党内提名,但看起来只是时间问题。

目前看来,唯一有能力阻止特朗普的力量是美国最高法院。

科罗拉多州法院此前做出裁决,称根据美国宪法第14条修正案,特朗普参与叛乱,不适合担任总统,取消其参选资格。特朗普向美国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强调担任美国总统的资格应由国会决定,而不是州法院。美国最高法院已确认审理此案,并将于2月8日开庭审理。

此案的重要性可与2000年小布什诉戈尔案相提并论。当时两人在佛罗里达州重新计票问题上发生纠纷。最后是最高法院一锤定音,判决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赢得大选。

特朗普在总统任期内任命了三名保守派大法官,使得最高法院更加保守。如果最高法院在此案中支持特朗普,各地对其参选资格的挑战将迎刃而解。11月的美国大选终极竞争,可能又要上演特朗普与拜登的对决,变化的只是双方白宫主人和挑战者的身份完成了一轮切换。

发于2024.1.29总第1127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杂志标题:特朗普的对手,只剩拜登?

记者:陈佳琳

Copyright2023流翼科技

拨打电话拨打电话

Copyright2023流翼科技